注册
×

登录 是一种态度

佳作

 

当前位置:主页 > 佳作 影廊 >

玛格南图片社:30位新锐年轻摄影师获奖作品

2016年03月31日 15:01 原创 点击: 作者:博瑞众成 收藏


作者的话:

 为支持新锐摄影师,玛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与摄影展The Photography Show合作设“30 Under 30”奖项,从全球评选出30位30岁以下的有为年轻摄影师作品。 比赛要求摄影师提交以社会问题为主题的纪实摄影作品,评审从叙事、摄影技术、执行、原创性和感染力等方面进行评判。


背朝天(Built On Their Back)
摄影师:Andre Malerba 

Malerba自2013年初起在缅甸仰光居住,并用相机记录着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这个“背朝天”的系列照片记录了仰光Hlawga小镇里砖厂工人的生活。

如履薄冰(On Thin Ice)
摄影师:Ciril Jazbec
斯洛文尼亚摄影师Jazbec,以“如履薄冰”这系列照片展示格陵兰岛北部偏远乡村中猎人和渔民的生活。这是一个长期纪实摄影项目的一部分,关注气候变化为多个低洼地区所带来的威胁。

拉纳大厦倒塌(Collapse of Rana Plaza)
摄影师:Rahul Talukder
凭借对孟加拉国拉纳大厦倒塌事件的报道,孟加拉国摄影师Talukder在2014年赢得世界新闻摄影奖(荷赛奖,World Press Photo Award)的焦点新闻类奖项。

表面之下(Under the Surface)
摄影师:Massimo Branca
“表面之下”是意大利摄影师Branca自2003年开始的长期社会摄影项目,记录了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街头生活和地下文化。他的作品多关注世界各地的文化流动和现代生活方式。

禁区(Restricted Area)
摄影师:Danila Tkachenko
Tkachenko是一名视觉艺术家,创作中常用到纪实摄影。“禁区”这一摄影项目主要反映人类对科技发展乌托邦式的追求。

翻篇(Turning The Page)
摄影师:José Sarmento Matos
“翻篇”这一系列在葡萄牙拍摄,镜头下记录了暴力犯罪下人们所受的创伤。在与他们的羞愧、恐惧和脆弱斗争的同时,他们也向葡萄牙的非政府组织APAV((Associação Portuguesa de apoio à Vítima))求助。

高丽人(Koryo-saram)
摄影师:Michael Vince Kim
来自阿根廷的摄影师Kim的作品侧重与移民、语言和身份认知相关的个人故事。他的“高丽人”项目,拍摄的是1937年从俄罗斯远东地区被驱逐的17万韩国人后裔。

中国:污染的代价(China: The Human Price of Pollution)
摄影师:Souvid Datta
尽管政府承诺关闭市内的大型污染工厂,北京郊区的许多钢铁厂仍然偷偷运作。

不友好的帕特雷(The De-portables of Patra)
摄影师:Anna Pantelia
来自希腊雅典的摄影师Pantelia,作品主要关注希腊的移民、少数族裔和金融危机。

蝴蝶症(Butterfly Disease)
摄影师:Ramin Mazur
表皮溶解水疱症(简称EB,又称为“蝴蝶症”)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皮肤疾病,患者皮肤脆弱,稍微摩擦就会形成水泡。在东欧的摩尔多瓦共和国大约有50人患有这种疾病,而政府却没有为此采取任何措施。
重度患者Eugen Brad希望可以改变这样的情况。他创立了一个组织Debra Moldova,联合患有这种疾病的人们,共同讨论他们所面临的问题。

革命工具(Tools of a Revolution)
摄影师:Tom Jamieson
“革命工具”记录了乌克兰亲欧洲派在基辅的反政府示威中的一系列自制武器,跟政府军用以镇压群众的自动化武器形成鲜明对比。
Jamieson的作品多关注社会政治问题和人民团体,包括有被剥夺公民权的伊朗青年、希腊移民、玛雅末日预言和最近的乌克兰冲突等。

女儿的遗产(Legacy of Daughters)
摄影师:Maddie McGarvey
在美国俄亥俄州东南部的乡村,由于经济困难和滥用药物等问题,家庭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现在,该地区1/12的孩子与祖父母生活。
下一代的女性即将成年,能否打破这样的循环?这样的“遗产”是否能在她们决定自己的未来之前告一段落?

摄影师:Sebastián Bruno
摄影师Bruno把自己当作了唐·吉诃德,重走他在西班牙卡斯蒂利亚-拉曼恰自治区的足迹。他走过了2500千米,覆盖阿尔巴塞特、昆卡等5个省

不完美(Im-perfection)
摄影师:Ayesha Jones
摄影师Jones在青少年时期患有特发性脊柱侧凸,这样的疾病让她的脊椎呈“S”形弯曲旋转(达到100度弯曲),导致肋骨突出、身躯不对称。这种病女孩患病的几率是男孩的10倍之多,原因未明。
13岁就被医生告诫她将“带着丑陋的背长成漂亮的女孩”,Jones一直在探索关于女性美、性感与身体形象的定义。“这个项目从各个角度暴露了我隐藏的残疾,我学会了在不完美中体会美。生活从来都不是完美的,努力与奋斗让我们变得更好,而这是生活所不可缺的。”

边界(Borderland)
摄影师:Jiehao Su
“边界”这个项目植根于摄影师Su的个人经历。他出生于中国广东,自18岁母亲去世后离开了这个成长的地方四处游历。在几年的飘荡后,他开始向往归属感。2012年他重回旧地,开始拍摄“边界”这个项目。这些照片饱含他对现实和想象,记忆、孤身一人与归属之间边界的迷恋。他的作品中同时有现实和非现实主题。

所有的闪光(All that glitters)
摄影师:Adam Birkan
有人认为亚洲已经变得制度化,但它的经济状况却仍与此有差距。Birkan想借这个摄影项目界定和探索这一主题。

牧羊人(Shepherder)
摄影师:Hemad Nazari
摄影师Nazari的这个项目记录了伊朗北部的牧羊人生活。

八百分之一(One in eight hundred)
摄影师:Mario Wezel
丹麦在2004年开始实行产前检查,患有唐氏综合症(即21-三体综合征)的新生儿数量自此大大减少(从2000年至2004年每年60名的患病婴儿减少至2006年的31名),超过95%的父母在发现胎儿患病后选择人工流产。
然而这样的产前检查还有八百分之一低风险,照片中的女孩Emmy正是其中之一的不幸。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她今年5岁,已经上幼儿园了,跟父母和弟弟一起住在丹麦中部的村庄。她的父母一直为她向市政府争取权益,而Emmy的语言和社交行为能力也有所改善。

屋顶(Roof)
摄影师:Mario Cruz
自2013年起,葡萄牙摄影师Cruz开始以“屋顶”这个项目,记录生活在里斯本的废弃建筑里的人们。

大豆联合共和国(The United Soya Republic)
摄影师:Jordi Ruiz Cirera
这个项目记录了在全球食物链严重工业化下,巴拉圭的大豆和牧牛生产所面临的挑战。以往农业的作用主要为生产粮食,现在人们更多把这看做生产畜牧食品和为汽车提供燃料的一个系统。

找寻家的踪影(In Search of Home)
摄影师:Tsering Topgyal
现在作为美联社摄影师的Topgyal,在8岁时离开家人,从中国西藏逃到印度。他躲在印度达兰沙拉的西藏儿童乡村学校,并在那接受教育。还在学校的时候,他接触到摄影,之后到印度的普纳学习摄影课程。“相机是我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时常表达我对家的向往。”

想象力(Imaginarium)
摄影师:Natalia Szemis
“想象力”讲述的是失明或视障儿童内心世界的故事。波兰摄影师Szemis让他们想象他们自己的样子,画下自画像。“他们给我展示了他们无法看见的东西。或许只有看不见,才能挣脱并超越视线带来的界限。”

摄影师:Rob Stothard
在从事摄影之前,Stothard在英国的利兹大学学数学。2012年他在埃及开罗报道了骚乱,这一年的工作为他赢得《泰晤士报》的一纸合约。

谢谢你,Maggie(Thanks Maggie)
摄影师:David Severn
图中是2013/2014年的曼斯菲尔德小姐,可谓是“森林矿工的福利”。这一系列的照片为探索英国诺丁汉郡曼斯菲尔德煤矿开采点的再利用,同时希望探索这个区域的后工业复苏。
英国摄影师Severn的作品关注人与社区如何相互作用,或受环境影响。他对与工人阶级有关的文化的地方尤为感兴趣。

Sabrina
摄影师:Stefano Carini
出生在意大利的Carini在伦敦学习摄影,在丹麦学习新闻摄影。他是一个独立摄影师和图片编辑。

过河(Across the river)
摄影师:Jasper Bastian
“过河”是Bastian的毕业设计项目。自2013年5月起,他多次回到科索沃了解复杂的战后情况,以及一个分崩离析的城市如何影响人们。

摄影师:Marco Casino
28岁的Casino是一个专注社会报道的摄影师。2012年他以“意大利赛马的消亡”(The Death of Italian Horseracing)赢得徕卡的摄影比赛(Leica Talent 24x36 contest)。

我女儿的孩子(My Daughter's Children)
摄影师:Carolyn Van Houten
由于女儿Nichole因汽车盗窃和毒品相关等罪行困于牢狱,在过去的5年,Mary Harris一直在抚养她的两个孙子,14岁的Kyle和5岁的Nevaeh。对于他们来说,作为奶奶的Harris更像是妈妈。而跟把自己女儿养育成人不同,这一次Harris遇到了经济和情感上的新挑战。
Nichole即将出狱,Harris希望卸掉“替身母亲”这个身份后,她的生活能回复正常。

挥之不去的幽灵(Lingering Ghosts)
摄影师:Sam Ivin
摄影师Ivin希望通过这个项目展示寻求庇护者的生活,同时希望就英国移民制度如何对待寻求庇护者引起关注。

我管她叫Lisa-Marie(I called her Lisa-Marie)
摄影师:Clémentine Schneidermann
Schneidermann 16岁的时候,在巴黎街头生活得到灵感,开始摄影。她最近的项目主题是寻找猫王粉丝。她的作品常常温柔地呈现那些被遗忘的人们。

 

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本平台仅提供交流和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专家点评:
(编辑:博瑞众成)
关键词: 玛格南图片社:30位新锐年轻摄影师获奖作品
     
  • 美国《国家地理》经典佳作
  •      
         
  • 玛格南图片社:30位新锐年轻摄影
  •      
         
  • 2015 玛格南图片社最佳图片回顾
  •      
         
  • 第三届“中国好风光”——天境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比赛报名
    热门作品
    联系我们
    比赛报名
    电话:13671266636
    邮箱:boruizhongcheng@163.com
    Q Q:32168237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科学园南里东街10—3